welcome to here!

【原创】双姝劫匪(完结)

第一章 仙逸宫 仙逸宫位于神风大陆南端的飘逸仙山,占地百万公顷。飘逸仙山山脉纵横,灵气充足,有着天下龙脉尽归于此之说。仙逸宫占聚着如此好的地段,加上前辈仙人留下的修真法诀、及无数的仙石法宝,稳占神风大陆第一仙府的名头千年之久。 朝乐儿从藏宝库里面钻出来,身后跟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火凤凰!这火凤凰身形缩小到与一只公鸡差不多大小,身后拖着长长的七彩霞尾,全身罩着层火红色的霞光,霞光中透着万般耀眼色彩。 都说孔雀爱臭美,跟凤凰一比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朝乐儿嘟着嘴巴,满脸不爽地斜眼扫了凤凰一眼,气冲冲地叫道,“死公鸡,老跟着我干嘛?信不信我拔光你的毛!” “凤凰!凤凰!我是凤凰,不是公鸡!”凤凰像被踩住尾巴一般跳起来尖叫,身形爆涨一尺,身上的南明离火顿时冒起几米高。 朝乐儿身上的护身玉佩立即冒出紫光将火光罩住,她赶紧跳开,开玩笑,这是南明离火,比三昧真火都还高几个档次,绕是有护体玉佩护身,没有被烧伤,却仍旧被热浪熏得全身火辣辣的疼。朝乐儿气呼呼地叫道,“你跟着我干嘛?”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嘛?秦彩池今天早上闭关去修炼去了,她一闭关你就往宝库里钻,大肆收刮里面的仙石、丹药、法宝,我敢用我身上的凤凰神羽跟天神打赌,你绝对是要溜下山去玩。”凤凰扬起头,拽得像个二五八万似的。 朝乐儿的脸上浮起几条黑线,横眉竖眼地瞪着凤凰,“我下山去玩又不碍着你,姨又没有叫你看着我!还不快滚回人的霞栖树上呆着。” “喂,小丫头,注意你的语气!我可是凤凰、凤凰,太古神兽之一的凤凰!百鸟之王的凤凰,我多么高贵的身份啊!”凤凰那个郁卒啊,她高高在上的凤凰,受人顶礼膜拜的凤凰,居然被这小丫头这样子亵渎! “恶!”高贵,她还真没看出来。她从娘胎里一钻出来就知道这只鸟是住在她家后院的那棵老树上守后院的。 朝乐儿决定不理这个有病的大鸟,她抬腿便往外走去。穿过雄伟的后殿与中殿,这两块地方都是宫内一些地位较高、修为深厚的人来的地方,他们都忙着修炼,也没时间到处闲逛,这里静悄悄地看不到一个人。好不容易走到快到外殿的时候,碰到几个正从外面归来的宫中弟子,几人恭敬地朝朝乐儿行了一个礼,“见过小太祖师叔。” “嗯。”朝乐儿无趣地打了个呵欠,她才十七岁,辈份却在仙逸宫高得让人乍舌,人人见了她都毕恭毕敬,不敢丝豪怠慢,更别说跟她玩了。其实辈份高也不能怪她,她在五千年前就出生,只不过一只是颗肉球,就被大家养在后殿里,一直到十七年前才从肉里面蹦出来。而她父母他们呢,早在三千八百年前就飞升仙界。家里面就只留下一个资质鲁钝的阿姨渡劫飞升没成功,被轰去肉体,侥幸靠法宝成为本界第一个渡劫没成功却留下元神的人,修成个散仙。至于后面的弟子呢,呃,从她这一辈往后开始数,八代以前的那些要么渡劫飞仙、要么被天劫轰得粉身碎骨、烟消云散,要么就寿终正寝,反正是看不到一个。现在能看到的都是九代之后的了,那第九代后的几个人都老得不行了,个个都有千岁以上,还自吹自擂说是修真界的什么高手。 迈步朝外走去,门下弟子见着她纷纷退到一边恭敬行礼。这前殿是新入门弟子聚的地方,很多人还不会飞呢,就看着在前殿走来走去,像逛市集一样。 众人见着朝乐儿身后的凤凰眼睛都直了,被它散发出来的高傲气质及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所折服,好些人都不由自主地扒在地上。心里直呼幸运啊,要知道这凤凰一直住在后殿禁地的霞栖神树上,平常时候只有宫主和太祖师和小太祖师叔才能进去见着。 那凤凰那个得意啊,直接展开翅膀飞了起来,在空中盘旋。 朝乐儿扫了它一眼,压低声骂了声,“破鸟!”还神鸟,真白痴,爱虚荣! 凤凰听到朝乐儿的声音,赏了她一个白眼,一团火焰朝朝乐儿喷去。 “哇!”朝乐儿尖叫一声,急忙跳开。她的修为尚低,根本逃不开南明离火的追击,直接被卷在了里面去,幸好身上的护身玉佩挡住,但也烧得她哇哇大叫。 门下弟子一眼南明离火,吓得一下子跑了个无影无踪。这东西,沾上一点连魂魄都会跟着一起燃掉。 朝乐儿赶紧从手上的储物戒指中摸出紫金真阴乾坤芦将南明离火收进去,才从火中脱身。虽没有被烧伤,却被烧得全身通红,痛得真咧嘴。她赶紧塞了几颗丹药到口中,才把疼痛止了。 重重地朝凤凰哼了一声,往外走去。心想,等将来哪天有着高深本事的时候,非得把它的毛拔了当火鸡一样烤来吃了。 出了大殿,祭出飞剑,一飞冲天直往外冲去。那速度,比流星还快一个档次。她的本事不高,驾驶飞剑却在仙逸宫排得上号,这剑是极品飞剑,属性、速度一流。 “唉呀,不好,小太师叔又要下山!”守山的弟子发现朝乐儿往外飞,立即追去。但他们的速度比朝乐儿慢多了,没追多久便追丢了。 朝乐儿在天上悠闲地飞着,还回头朝追的人摆手道别。她阿姨都闭关了,谁还能追得上她?追上又如何?敢挡她么?嘿嘿。 朝乐儿还没有笑完便发现身边跟了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凤凰! “喂,你又跟来干嘛!”朝乐儿斜眼睨着凤凰。看这家伙飞起来的样子,全身裹在火红的火焰中,还真像只火鸡。不过她不敢说出来,这在天上,要是被它喷上一口火烤一下就掉地上去了。 “准你出去玩就不准我去?” “你出来玩了,谁守后院啊?” “守后院?”凤凰一愣,随即明白朝儿乐的意思,郁闷得差点从天上落下去。这一界唯一的一株霞栖树刚好种在仙逸宫的后殿院子里,它就只好将就着住在上面,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当她是守后院的了!她高贵无比的凤凰,这一界唯一的一只神兽凤凰居然被这毛头小丫头当成守后院的! 凤凰呕得直想吐血,拿眼在朝乐儿身上穿来扫去,对上她那副理所当然地神情,她郁闷地发现自己居然除了郁闷没有半分火气! 算了,她凤凰不跟这小孩子计较,拍了拍翅膀,懒得答理她。反正自从遇到这肉球里面蹦出的小丫头,她没少受委屈,也不多不一茬。 两人这一出山,仙逸宫可就翻天了,小太祖师叔跟火凤凰同时出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后面立即跟了一大群人追来。 还好这火凤凰飞起来的时候将身形全部展开,长达三四十米,身上火红映得霞光满天,飞在空中极是好找,简直就是一个活指标。 朝乐儿飞出去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一看,叫道,“我滴妈呀!”赶紧催动飞剑全速前进。只见后面的天空中密密麻麻地飞着几千名仙逸宫的人,全朝她追来。她觉得纳闷,自己身上有东西隐去形踪,这些人怎么能追来? “火凤凰大人!”宫主龚美仁在后面急得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边追边喊,希望火凤凰听到他的叫喊可以缓一缓。 朝乐儿一听龚美仁叫火凤凰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这个大火鸡惹的,当下就更不乐意了,打定主意要把这阴魂不散的凤凰摆脱掉。 她趁火凤凰不注意,摸出颗翻天印便朝火凤凰砸去。这翻天印可是太古仙宝,她记得好像是什么元始天尊用过的,威力极大,于是就选用了这个。 火凤凰一个不留神就被朝乐儿暗算了,虽没像别人那样被砸成肉饼,却还是被砸了个头晕眼花,惨鸣一声一头往下掉去。 朝乐儿趁势窜过去,顺手拔了它几根凤凰神羽,一飞冲天跑了个没影没踪。 第二章 朝乐儿一路飞奔,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衣袂、秀发全向后飞扬,气流在身边围绕。她畅快地尖叫着,疾速飞翔的感觉就是爽。浩瀚的万里长空任她遨游,她觉得自己就是那扶摇直上九霄的展翅大鹏。 在空中随意地变换身形速度,拉出长长的弧线。 也不知道飞了多远,突然看见前方出现数百团刺眼的光团,碰撞爆炸之声不绝于耳。 她放慢速度,慢慢地飞过去,发现是修真者在火拼。 几百个修魔的家伙围着十几个修仙的,那些家伙的修为都不低,身上散发出强烈的魔气,法宝、飞剑逼得修仙的那些家伙节节后退。要不是最中央的一个老头子手中拿着盏太古神灯抵抗,只怕早就被灭了。那太古神灯也算是件极厉害的防御法宝,那些家伙的法宝居然不能撼动分毫。 “好东西!”朝乐儿看着眼馋,这太古神灯的样式十分的古朴简洁,但那发出的防护光茫却是十分的漂亮,不似火凤凰那只火鸡那般张扬,它十分柔和,像佛光一般暖暖地照进人的心里。 那些魔器再强,却被它克得死死的,攻不进去丝毫。 突然,一股强大的魔器涌来,压得朝乐儿差点站不住,“叭”地一声扒在飞剑上。飞剑的光茫爆涨,将她牢牢地保在里面。 朝乐儿有飞剑的保护,压下顿消,她爬起来,盘腿坐在飞剑上,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已经到大成期的修魔的家伙举着把弓走出来,拉开弓弦对准太古神灯。弓上散发出强大的魔气,伴随着弓弦的拉动,一柄黑色的箭出现在弦上,弦上面缠绕着许多长相狰狞太古魔兽。朝乐儿数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三十六个。 “哇,太古射天魔弓!”朝乐儿张大嘴巴,口水都快滴下来了。啧啧,这传说中的东西,今天居然就见着了两样。以前被阿姨关在仙逸宫不让出来简直太冤了,害她不知道错过多少好戏,不行,以后得好好补起来。 太古射天魔弓一出,太古神灯内的几人立即出现慌乱的神情。本来用本身的真元之力催动这神灯的光茫护体就很吃力了,要是再被这太古射天魔弓射中,只怕后果不堪想象。 朝乐儿用袖子擦了下嘴角的哈啦子,心想要是把这两件东西弄过来就好了。 只听得一声爆吼,那拉弓的人将弓射开放了出去。那道箭当下散开,化作三十六条魔兽冲去,浩大的声势犹如天崩。 “咣!”地一声,太古神灯遭受到重重的撞击,光茫闪了几下,化成粉碎。那个执灯的老头子当下喷出口鲜血,晃了几晃,跟着身子裂开,化为无数碎块,跟着便化为黑色烟云,太古神灯也变成了一盏破旧的灯,直往地下落去,被一个修魔的人冲过去捡了起来。 灯罩里面的十几个人受到猛烈的冲击向后飞去,眨眼又被那些魔兽扑上,被撕咬进腹中。一场战争,在一瞬间便结束了。 射弓的修为明显不足以催动这太古魔弓,现在超负荷驱动,也受到不轻的伤害。摇摇晃晃地放下弓,脸色苍白,赶紧吞下两颗补充真元的丹药。 好机会! 朝乐儿一个翻身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朝乐儿冲到那人面前,一把抢过太古射天魔弓,顺便给那家伙一个掌心雷轰过去,把人轰腿,然后她拔腿便跑。 谁都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个人来,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东西飞过。虽是奇怪,却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在这么多高手里面来抢这么厉害的法宝。而且,这法宝经过祭练,与主人有着心灵感应,就算被人夺去也能凭主人留在法宝里面的意念给召唤回来。 那握弓的人望着空荡荡的手,再看向那急速奔向远方的人,再看看被挡在胸前的掌心雷。这个只有灵寂期的修为打出的掌心雷连他的衣服都没法损坏,他也敢断定,抢他东西的那个丫头最多只有灵寂期的修为。 他咬了咬牙,还真是反了天了,一个灵寂期的小丫头也敢抢他的法宝!灵寂期,才踏入修真的大门,跟他这大成期的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学前班的与博士生作比较! 当下催动意念将太古射天魔弓召回。 朝乐儿握着这太古射天魔弓就觉得又沉又重,就算自己的力气极大,搬起来也很吃力,当下把它搁在剑上。这剑是由她阿姨秦彩池练制的神兵,带了散仙的仙气,比她厉害几千倍,驼一把重弓不成问题。按理说她的实力极为低下,根本就不足以催动这飞剑,就像是刚才那两人,催动比自己实力高强数百倍的法宝所消耗的真元也是极为惊力的,根本就难以承受。但她这秦彩池帮她炼化,早已与她心灵合一,剑随心动,使用起来毫不费力。 这太古射天魔弓一感受到召唤,便要挣脱朝乐儿飞回去。 朝乐儿抓都抓不住,且受到魔弓的反抗,一股反弹之力将她挣开。 朝乐儿赶紧又扑上去将魔弓抓在手中,意欲收入储物戒指中,但没想到这东西有自己的意识根本就不进去,再次激起一波更猛更大的力道向她弹去。 那些修魔的人也向朝乐儿追来,眼看就要追上,有一些人甚至将法器朝她击来。 朝乐儿可不想到口的肥肉又飞了,更不想被他们截住。当下有些急了,摸出翻天印便向那太古射天魔弓砸去。 “咣!”两大威力强大的法宝相撞,一股强大的劲力向四周括散,震得朝乐儿在空中翻了个跟斗,一脚踏下飞剑便往地上跌去。 后面追来的人也被这劲力震退,连法宝飞剑等等都被纷纷击落。 “哇!”朝乐儿凄历的惨叫声传来,像一颗炮弹般直线落下。“救命啊!”飞太高了,跌下去肯定成肉泥。她不想英年早逝,更不想这么死,从飞剑上跌下去摔死会被人笑死的。 一道火红的身影从空中穿过,一把劫住那翻天印与太古射天魔弓。这两大法宝受到强烈的撞击,两方都有损伤,当下被那红衣女子一把收入储物戒指中。那女子也不恋战,返身便走,顺光扫及坠下去的朝乐儿,笑骂声笨蛋,射出一股力道将朝乐儿托住。然后往远方窜去。 见东西被红衣女子抢走,那些人也顾不上朝乐儿,立即朝红衣女子追去。 “兰沁,你这臭女匪,连魔门的镇门法宝你都敢抢,你好大的胆子!” “姑奶奶穷疯了,从来都是要财不要命!”红衣女子兰沁一边回话一边跑得更快,手中不断地撒出雷球。追上来的人一碰上雷球便被炸得灰头土脸,修为低的当场被炸伤炸死。兰沁的雷球像不要命一般布在空中,对追去的人形成一种阻挡,没追多久便追丢了。 “哇!”朝乐儿闭上眼睛,失重的状态使她的腿都在发软,掌心发麻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像驼鸟一般用手捏住自己的耳朵。“我完了!”仙逸宫排名第二的御剑高手居然从飞剑上跌下来摔死!她没脸见人了…… 突然,一团劲道将自己卷了一下,下坠的身形受到这股阻力缓了一下,然后她便落在地上,听到一声“轰”地巨响,五脏六腑都震得翻腾,肠子都快摔断了。 “哎哟!”她蜷着身子,抱着肚子,疼得直叫唤。那慢速度的飞剑这才追下来,化为一道细细地的剑形手带缠在她的手腕上。原以为自己的飞剑速度很快,没想到还是没有这掉下去的速度快。 过了好一会儿,觉得没那么疼了,朝乐儿才爬起来。发现自己不仅没抢到那太古射天魔弓,连翻天印都丢了。赶紧用意念召唤翻天印,却发现那东西被什么东西束住根本就飞不回来。 她气得直跺脚,没想到抢别人的东西不成,倒被人给抢了!呜,她的翻天印,她的修为低,唯一用得顺手的就是这翻天印和这柄飞剑。她已经习惯了用翻天印砸人,现在丢了翻天印就等于是断了条手臂了。不行,她得去找回来! 驾起飞剑,还没飞过树丛便感觉到有人用神识往这里搜来,当下催动戴在小拇指上的一个戒指,打开随身的介子空间钻了进去,从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这介子空间的作用与储物戒指差不了多少,只不过它的开拓极难,需要强大的能量作支撑,不像储物戒指是存在于法宝上的储物阵法形成,不需要能量支撑。但储物戒指并不能存放活物,有生命的东西都不能进去,但介子空间就如同一个世界,可容纳世间万物。就连道家的三十三天,佛家的西方极乐世界也属于介子空间,只不过那比朝乐儿的介子空间要大几万万倍。朝乐儿的介子空间只能容下她一个人,多余的地方全用来填塞维护介子空间存在的能量灵石了。 第三章 朝乐儿躲在自己的介子空间里,看见有几个魔门的人走过来。这些人的修为她都看不透,不过却可以看出这些人的修为绝对比自己高深很多很多倍。 “奇怪了,那丫头刚才还在这里,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 “大家加大范围搜,这丫头肯定和那兰沁是一伙的,定然也会兰沁的那套隐身遁形之术,可别让她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溜了。”看起来像是一个头目的人对大家叫道。他将意识扩散到四周,仍没有发现朝乐儿的行踪,最后不得不放弃,挥手领着那几名手下离开。 朝乐儿缩在介子空间里面没有动,反倒是无声地数起数字来。等她数到五百的时候,又见到那几人折了回来,领头的头目喃喃自语地说道,“看来她真的不在这周围了。”逗留了几分钟便又离开了。朝乐儿这才从介子空间里钻出来,嘟了嘟嘴说道,“这一招杀回马枪的本事她从三岁时就开始用了,这些家伙还想用在她的身上!”挂起遁隐玉符,掩去自己身上的气息,踩在飞剑上选中一个方向飞去。 她现在知道那个穿红衣服的人名字叫兰沁,一会儿去向人打听就知道了。 刚被摔过,飞起来有点心虚,于是选择低空飞行,速度也不快。 出来这么久,她也觉得肚子饿了,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早准备好的鸡肉盘腿坐在飞剑上吃起来。边飞行边欣赏沿途的风景,十分惬意,心情又变得好得不得了。 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片幽静的竹林,这竹林里面被人布了好多阵法,都被她轻巧地夺过。虽然她平时不努力修仙,但是用在这些奇巧淫技上的心思倒不少,这些阵法她一眼就能看穿,丝毫不能阻挡她看风景。她从未出过门,经验尚浅,根本就不知道通常被布下阵法的地方都属于别人的禁地或是私人地方,是不能乱闯的。 “哇,好美的桃花林。”朝乐儿没想到竹林后面居然是桃花园,落英缤纷的桃花飘飘洒洒,似有似无的薄雾,把此地映得如同仙境一般。 扔掉手中吃剩下的鸡骨头,望了望油腻的手,想找个地方洗一下。环顾四周,突然见到前面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有流水流下。当下大喜,踩着飞剑直奔而去。 桃花心的中央有一座温泉,占地约百坪,温泉中间建了座华丽的假山,假山上面种着许多珍贵稀少的漂亮植物,还有冒着蒸气的泉水从假山顶上冒出,展开成一大朵美丽的水花洒向四方,沿着假山的沟痕流到泉里。 “哗哗? 朝乐儿躲在自己的介子空间里,看见有几个魔门的人走过来。这些人的修为她都看不透,不过却可以看出这些人的修为绝对比自己高深很多很多倍。 “奇怪了,那丫头刚才还在这里,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 “大家加大范围搜,这丫头肯定和那兰沁是一伙的,定然也会兰沁的那套隐身遁形之术,可别让她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溜了。”看起来像是一个头目的人对大家叫道。他将意识扩散到四周,仍没有发现朝乐儿的行踪,最后不得不放弃,挥手领着那几名手下离开。 朝乐儿缩在介子空间里面没有动,反倒是无声地数起数字来。等她数到五百的时候,又见到那几人折了回来,领头的头目喃喃自语地说道,“看来她真的不在这周围了。”逗留了几分钟便又离开了。朝乐儿这才从介子空间里钻出来,嘟了嘟嘴说道,“这一招杀回马枪的本事她从三岁时就开始用了,这些家伙还想用在她的身上!”挂起遁隐玉符,掩去自己身上的气息,踩在飞剑上选中一个方向飞去。 她现在知道那个穿红衣服的人名字叫兰沁,一会儿去向人打听就知道了。 刚被摔过,飞起来有点心虚,于是选择低空飞行,速度也不快。 出来这么久,她也觉得肚子饿了,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早准备好的鸡肉盘腿坐在飞剑上吃起来。边飞行边欣赏沿途的风景,十分惬意,心情又变得好得不得了。 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片幽静的竹林,这竹林里面被人布了好多阵法,都被她轻巧地夺过。虽然她平时不努力修仙,但是用在这些奇巧淫技上的心思倒不少,这些阵法她一眼就能看穿,丝毫不能阻挡她看风景。她从未出过门,经验尚浅,根本就不知道通常被布下阵法的地方都属于别人的禁地或是私人地方,是不能乱闯的。 “哇,好美的桃花林。”朝乐儿没想到竹林后面居然是桃花园,落英缤纷的桃花飘飘洒洒,似有似无的薄雾,把此地映得如同仙境一般。 扔掉手中吃剩下的鸡骨头,望了望油腻的手,想找个地方洗一下。环顾四周,突然见到前面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有流水流下。当下大喜,踩着飞剑直奔而去。 桃花心的中央有一座温泉,占地约百坪,温泉中间建了座华丽的假山,假山上面种着许多珍贵稀少的漂亮植物,还有冒着蒸气的泉水从假山顶上冒出,展开成一大朵美丽的水花洒向四方,沿着假山的沟痕流到泉里。 “哗哗”水响声响起,并且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 朝乐儿吓了一跳,心想,这里不会有什么灵兽之类的东西这着吧?听这声音,好像还不止一头。 小心翼翼地探头绕过去,发现在假山后面居然有两个人。确切地说是两个没有穿衣服的人,正抱在一起,嘴巴对着嘴巴,身子紧贴着身子相互绞在一起。 “这是做什么呢?”朝乐儿觉得有点怪,似乎这景相在哪里见过。偏头细细地想了一下,猛地想起以前自己见过一门双修的功夫跟这个就很像!原来是在双修啊!朝乐儿恍然大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倏地就红了。人家双修也等于办闺房之事,她居然在这里偷窥。 扭头准备闪人,可是又想再看两眼,毕竟这种景相要看见可是不容易啊,属于那种什么可遇不可求的类型,不看怎么对得起自己!又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株粗大的桃树后面睁大眼睛看着两人表演。 咦,居然两个都是女的呢!双修不是阴阳调和吗?两个女的,阴阴怎么调和? 朝乐儿觉得纳闷! “嗯……” “啊……” 呻吟声从两人的口中嗌出,两人的动作也越业越激烈,其中一名女子将另一名女子抵在假山上的一块光滑的石头上,俯下身子含住她的乳头,手往水下探去,似乎是触及到女子的私处!

  • 相关tag: 152号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