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here!

[]那时的天空 作者:乐于1997

那时的天空中 作者:乐于1997 转自:右岸 本人371198192 由于此篇文给我的感触很深故转载过来.不知道大家看过没~ 好像是真实的 (一)      第一次见到季,是在一场商业性质的饭桌上。那一年,我19岁。其实,初次见面,她并没给我留下多少印象,我甚至没多看她两眼:)因为我讨厌这样的“饭局”!至于原因,我想是因为我当时还没有工作的缘故吧:)   走进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快坐满人了,我娘给我介绍那里的每一个人。到季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对我说的:这是XX公司的季姐姐,很能干的,你得多向她学习。我对她微笑地点点头,只是礼节上的。她也客套地回我微笑。我不怎么喜欢跟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吃饭,所以希望好吃的菜快点上桌,我好吃饱走人,因为晚点,我跟黄,和几个猪朋狗友还有属于我们年轻人的节目:)   黄,是我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也是后来,我在被季夺魂前的女朋友:)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从幼儿园到高2,我们都在同一所学校,当然不是每一个阶段都在同一个班级。她父母跟我爸妈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两家人经常有来往,也就因为这样,我跟黄顺理成章成了好朋友。那两对可爱的老人家曾经有过很俗的“愿望”,那就是如果当初我跟黄是一男一女的话,我们两家就结为亲家。虽然遗憾的是,我们都是女儿生的,可是我们还是实现了他们的“最初梦想”走到了一起。在我大三那年,我跟黄踩过了“朋友”的界:)      其实在初中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对女生比较容易心动,尤其是漂亮MM。当年,从一些三八男,三八女口中得知本年级的级花落在我们班后,我就搜索那人的身影,接着开始有意无意地找她套近乎,帮她这帮她那的,买东西的时候也不忘给她多带一份:)就这样,我们渐渐地就熟了起来,慢慢地成了好朋友:)每天放学,我都会等她一起回家。其实我们并不顺路,可为了能和她更接近,我就只好“委屈”自己了:)那时候,学校并没有要求上晚修,可班上还是有部分爱学习的同学申请上,她也是其中一份子。我在犹豫了2,3天后,出乎我父母意料之外,我也向老师提交了申请书。后来发现,夜晚,真的是个很容易促进感情的时候。难怪有那么多诗人喜欢在夜里创作- -|   晚修时间,我常常会选择坐在她后面。她长得漂亮,自然有很多像我一样的色情男女喜欢围坐在她身边。有几次,我到教室的时候,她的前后左右桌都已经坐了人,这时候,我都会想尽办法把坐她后面那人给“赶”走。这样几次后,每当有人走到她后桌,还没来得及坐下,她就很抱歉地跟那人说,这是余叫我给她留的位子,你再找别的位子吧。最后,那位子就成了我的专属位:)   我坐在她身后,看一会书,就拨弄一下她的长发,她什么也不说,就是笑笑,看到她的笑,我就感到有一股暖流遍布全身,接着汇聚到心里,那个美啊:)再熟一层的时候,我会在玩弄她的手的时候,趁她不注意,在上面亲下。起初,她会感觉别扭,似乎还有点小反感,可也只是脸红地笑着骂我BT――|不过,她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开始避开我。我的脸皮也够厚,就算她骂我BT,我也只是笑笑,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依然我行我素,反正她又没叫我不要这样:)这样几次后,她也开始从小反感到接受,再到享受地问我今天她擦的护手霜(润肤露)香还是昨天的味道好闻:)再后来...我也会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地在她的脸上亲一下。当然,这是在我们已经熟到共吃一个苹果的程度了:)   在一个学期后的某个夜里。下了晚修,像往常一样,我骑车送她回家。我把自行车停放在她家大院前的那条小巷子口,然后牵着她的手慢慢地走回去。从巷子口走到她家,按一般步伐需要走5分钟,如果你走得快的话,只要走3分钟不到,可是,我们常常都要走上10分钟,20分钟。这一天,也不例外!我们就像蜗牛一样移动着步伐。   那条巷子里有一盏昏黄的街灯,暗暗的……我YY过好几次跟她在这个“暧昧”的环境下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来场深情的KISS。在这之前的那几天,这想法在我脑子里转了无数次,尤其是每次路过那棵榕树的时候我的心都会砰砰的...加快跳动——那棵榕树长在两户人家中间,那是一条宽一米多点的墙缝,榕树长在那,正好把缝里跟缝外隔开,街灯的微光也不会辐射到里,这样一来,那里成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   想的次数多了,也就希望可以幻化成现实。于是这天晚上,在走到那棵榕树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她也停了下来,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当时心里很紧张。因为一路上,我的脑子都在想着以什么方式亲吻她。我看着她,傻傻地笑了笑,想说点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就是觉得心里跳得那个厉害――|   她定定地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脸上看出个究竟。   我把她拉到那榕树下,她有点莫名其妙,可还是乖乖地跟着我。我看着她,心里巨紧张,深呼吸了下,接着低下头小声地说着:“今天我生日……”这个借口我想是最好的,“那个……我,我……”后面的话,我还没有勇气说出口,她就很意外地反问我,“今天你生日?!我怎么记得你生日是下个月……”   被她戳穿了,我狂汗。可我还是佯装镇定地跟她解释:“那是我户口本上的生日,其实我真正的生日是今天,我妈那时候为了能让我早点上学,就把我的生日给改了……”   “哎呀,那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啊,现在都这么晚了,也找不到礼物送给你了,原本还想在你生日的时候,准备一个特别点的礼物送你的……”她抱怨我,又像是埋怨自己地在我肩膀上轻轻地捶了几下。   我看着她那样,又想笑又觉得无奈。深呼吸了一下,我紧张地吐出:“那个……你,你只要送我一样东西,就,就可以了。”   “什么?”她突然盯着我看。   我咽了一下口水,豁出去了,“我能不能亲你一下?”说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心提到了喉咙处。   她明白我说的亲一下是指亲哪里,显得有点意外,怔了一下,接着低下了头,估计是害羞了,什么话都没说,不过我可以感觉到她脸肯定跟我的一样热得发烫。   我见她不说话,心想她算是答应了,就拉着她进了那墙缝里。她靠在墙上,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就看到那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双眼。墙缝本来就窄,我们两个人的距离简直就是挨着的,这样更好:)我的头慢慢靠近她的......这是我第一次接吻,没经验!所以嘴巴在碰到她的唇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动,身体也僵硬在那,一动不动地站着,手,现在也回想不起当时是放在哪了,反正不是搂着她,估计是放兜里――|这也是她的初吻,所以她也是紧张得一动不动地呼吸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样的姿势让我觉得累有点支撑不住后,我离开了她的唇,睁开眼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闭着的。我又在她眼睛那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睁开了眼。两个人不好意思地对望了一会,我笑了笑,很开心,心里觉得很甜蜜。“谢谢!”   她笑了下,想了一会,才说:“感觉好奇怪……”   那时候我们都还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更不知道“妹妹”,我只知道我喜欢着我面前的这女生,而她也喜欢着我。   后来,这条墙缝成了我练习接吻的地方:)在她搬走后不到两年,这一片的旧房都被拆了,墙缝也不存在了,只有榕树留了下来。在很多年后的某一天,我跟季路过这里,我当时把她带到这棵榕树下重温了一次年少时候的心动。      小时候的想法都是很简单并专一的。我那时候就想跟这女生过一辈子。当初,我们许下了永远在一起的承诺,为了记念这,我们还跑去学校的小树林,打算找一棵树,然后用刀狠狠地刻下了这个誓言。我们先是一起刻那句永远的誓言,接着各自刻下对方的姓名。当我在刻她的名字的时候,手一滑,一小块尖锐的树皮刺到我的手指里,她小心地帮我拔出来,树皮一拔出,血马上涌了出来,她想也没想就把我的手指放到她的嘴里。我看着她,心想她应该是爱我多过爱她自己的,那一刻我很感动,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一定要对她好,很好。手指的血暂时被止住后,我想要继续把她的名字刻完整.她说心里有她就够了,这个只是形式上。我没有听她的话,坚持把她的名字刻完整。手受伤了,我的劲不能使大,因为一用力,血又会从伤口挤出来。所以,后面的笔画,只是简单的几条深浅不一的划痕……很多年后,我再回到这里,我的名字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得出来,而她的名字,可以马上辨认出的只有3分之1,我曾努力想要把那些歪歪斜斜的痕迹拼凑起来,好让她的名字完整,让这誓言完整。却心痛地发现,那些痕迹看起来反而更似一个清晰的“季”字。——这是后话了:)      跟这位MM的感情结束是在上了高中后。那时候她去了几百里外的城市就读高中。刚分开的时候,我们一个星期会给对方写两,三封信,周末的时候打打个电话。可在3个月后,她在信里告诉我,他们班上有个男生喜欢她,而她对那男生也有好感。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趴在教室的桌上睡了整整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我翻出自认为很满意的信纸,当时感觉那是最后一封信。给她的回信上,我写着:喜欢就好好把握,祝愿她幸福快乐!   新的环境,新的同学,让我有了新的生活。也许也是她不在我身边有一段时间了的缘故,所以面对这样的第一次“分手”,我没有很伤感,没有流眼泪,只是不吃不喝不语地睡了一天。第二天早上醒来,洗完澡,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她虽跟别人“跑”了,可时间不会停止,我的生活还得继续的,祝福他们吧:)   之后,我们的联系就真的少到没了……   这是我的初恋,对方是女的:)之所以要写这,是因为她后来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哦,忘了提她的名,她叫小雪:)      跟季第一次见面之后,我们又在一起吃过3,4次饭。我始终把这些饭局当作一种无聊的应酬,所以对她,依然没有多大在意。   我跟季的开始是在两年以后……也许是老天爷的存心捉弄,为了惩罚我之前两年里对季的不屑,让我在一天的时间里,爱上了她……天翻地覆:)      那天中午,我跟黄(此时是我的女朋友),还有两个朋友吃完饭,就到附近的商场买行李箱,因为其中一个朋友要购买。   我们买好后,就到商场2楼的休闲区休息。我去排队买饮料的,好不容易就要到我时,我前面一位女人卡住队伍的前进。她拿的是100元大洋,买的却只是3块钱的果汁。因为之前店员已经给过3个人找开100元了,所以暂时没足够的零钱找给她,就让她等一会,他们去别的柜台换零钱。我的不是大钱,也不需要找多少零钱,于是我就拿着自己小票走上前叫服务员先让我买单。   站在那人旁边的时候,我才发现是认识的!季也认出了我,对我笑笑。“Hi~是你啊,小余”   “Hi~”我尴尬地笑了笑,不知道应该叫她什么好,总觉得“姐姐”两个字叫出来很别扭,而如果叫她“季姐”又感觉跟她还不算熟识这样叫也奇怪。那么接着,我只好对服务员说,她的帐算我的,正好也凑整,不用找了。   季却抢着为我买单,说她是大人,不应该让小孩子付钱。我没理她,她是外地人,不会说本地话,所以我用本地话告诉店员,算我的,他很听话地收了我的钱:)   季作了个无奈地表情。   “你一个人吗?”她问我。   我指着坐她身后不远处,告诉我跟朋友一起的。因为跟她不熟,我也不好叫她过去跟我们坐一块。   她似乎也没兴趣跟我们几个小鬼样的人呆一块,笑着说了句:哦,那我不耽误你了,你过去吧。   我也没再说什么,跟她说完那我过去了,就拿着饮料走了。      我刚一坐下,黄就问我,刚才那人是谁?   我喝着绿茶望了望季远去的身影,回答她,“跟我爸妈认识的。”   其中一个朋友喝了口可乐,说,“我以为是你朋友呢……看起来还不错哦,满正点的……”   另一个朋友接着道,“恩,虽然没黄漂亮,不过倒是挺有气质的。”   “喂,你们这是干吗呢!?”黄打断了他们,“没见过女人啊,看到一个就开始唧歪……”   “这不是闲着无聊嘛~~~~,看到个就说说了。”那个朋友说。   我安静地坐在一边喝茶听着他们说话,眼睛却望着刚季走去的方向。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当听到刚才他们对季的评价后,我却希望季此时出现。因为在这之前,我还真没认真瞧过季。   可我把整个商场扫描完了,也没再见到她。      下午,黄要陪她妈去买礼品,就撇下了我们,走了。我继续陪着那两朋友吃,喝,随意乱逛。   吃完晚饭,一位朋友还有事,我们就散了,各回各家。我看时间还早,就打算坐公车回家。走到“堕落街”前面那一条马路的时候,黄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在哪。我告诉她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她说她刚送完她妈去朋友那,看看我们离得近不近,她过来接我,她问我的具体位置。我抬头去看我正前方不远处那家咖啡馆的名字,想要回答她的时候,我看到那家咖啡馆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人。   是季!

  • 相关tag: 佳缘02记录